登陆

奇怪!奥秘外企贱价狂扫姑苏园区143套住所

admin 2019-07-15 246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每经记者 刘柏 每经修改 陈梦妤

供给很少、需求极旺,令姑苏工业园区成为上半年全国楼市注意图焦点。“最严限售令”出台之前,园区一二手房价格严峻倒挂,部分投机客“买到手就卖、几个月赚100万”,更是让一手房成了出资客和刚需客一起瞄准的猎物。

在姑苏房价全面飘红、园区均价打破3万元大关的2016年,一家奥秘的外资企业,却能以15746元/平方米的均价,一口气买下园区金鸡湖畔143套精装修住所,并在2017年11月完成了网签手续。

“奥秘买家贱价扫走一半住所”的音讯迅速传播,购房未果的人们对此表达了强烈不满,甚至有几位年青人在屡次投诉后,干脆踏上了绵长的维权之路。

投诉人梁斌说出了自己的一连奇怪!奥秘外企贱价狂扫姑苏园区143套住所串置疑:“为何买方公司与项目开发企业的高层名字相同?一家无法查询到的公司,为安在限购之下可以一次性买143套房?买方为何改变了工商挂号信息?”

“开发商和买房公司的高管有重合,并且买走的又都是贱价房,把剩余单价极高的房源向商场出售,这触及捂盘惜售和控制房价,损害顾客利益。”关于梁斌等人的质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展开了查询。

姑苏丰隆城市中心 图片来历:每经记者 刘柏 摄

卖不掉的143套贱价房

记者了解到,这位奥秘买家——上海安亭澳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3年在上海嘉定区获批建立,企业类型为外商独资企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屡次企图与上海安亭澳丽获得联络,根据启信宝信息拨打企业电话时,却被接线人员奉告自从他们迁走之后,这儿(原挂号地址)便是另一家公司了,对那儿的状况不了解,也联络不上他们。而114查号台经过查找,奉告记者上海安亭澳丽从未在查号台挂号信息。

更为奇怪的是,上海安亭澳丽一边卖房、网签,一边却被列入“反常运营名录”。

上海嘉定区商场监督处理局向梁斌送达了一份《行政奉告记载》,奉告该企业注册地址、实践运营地址皆无法查询到该公司。鉴于该公司无法联络到,现在嘉定区商场监督局已将当事人列入反常运营名录。

梁斌称,向上海商场监督处理局反映的时刻是2017年10月,恰恰是在上海安亭澳丽进行网签前后,自己收到《奉告书》的时刻为2018年1月17日。

而143套住所的状况则更值得重视。根据其时存案的一房一价表,姑苏豪城建屋置业开发的丰隆城市中心住所单价最高超越7万元,而最低单价仅仅14516元。关于如此悬殊的间隔,有业内人士奉告记者:“因为项目方奇怪!奥秘外企贱价狂扫姑苏园区143套住所位特别,每套房的景象、朝向、楼层、视点差异十分大,因而大面积、景象好的单个几套房,单价超越7万元也是很正常的。”

根据姑苏园区管委会的查询,其时丰隆城市中心1、2、3幢获得预售答应,推出房源516套,其间住所242套,而上海安亭澳丽购入的143套住所,均价仅15746元/平方米,简直与最贱价格相等。这引起了梁斌等购房人的强烈不满:“安亭澳丽买走的简直都是贱价房、中小户型,一般购房人去买房,只剩余大户型和高价房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屡次联络姑苏豪城建屋置业,但对方均表明仅仅前台,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供给其他联络方法。

记者实地造访了丰隆城市生活广场,发现项目还在进行后续收尾作业,商场部分现已开端运营。项目间隔金鸡湖不到200米、地铁站步行可达、园区两大地标修建——摩天轮和IFS近在咫尺,周围还有一座大型商场,地理方位优胜。

记者从多个途径获悉,原先均价约15000元/平方米的中小户型住所,现在已涨到5万多元,单个稀缺户型更是超越6万元。

按其时总协议价1.65亿元(据姑苏工业园区回函),即便以现奇怪!奥秘外企贱价狂扫姑苏园区143套住所在园区较低的二手房单价5万元核算,143套房总面积10499.41平方米,总价为5.25亿元,现在的溢价现已近3.6亿元。

别的,虽然梁斌等人屡次质疑、投诉上海安亭澳丽囤积房源,但多位中介均表明手中“丰隆城市中心70年产权住所”房源少之又少,无法供给更多房源给购房人身份的记者选择。

一位资深中介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泄漏,“上一年5月,这批房子的确从前拿出来挂牌,一开端是想以‘更名’的方法买卖(即付了定金之后,将买房名额转让给第三人),可是方针很严,做不了,只能转二手房卖。后来如同又有什么原因,加之方针卡得紧,就不卖了,所以现在房源十分少。”

眼看着房价蹭蹭上涨,上海安亭澳丽这143套住所却不能卖了。

记者看到了另一份(2018年11月)由嘉定区商场监督处理局宣布的行政处理奉告记载,显现“该企业的确购买了多套房产,但并未正式对外出售,被诉企业表明必定及时执行办法、依法依规运营”。

“他们便是拿来炒房的。”梁斌坚持以为。

“合法”的购房资历

令梁斌最为不解的是,两年多来,各部分的多份回函,均奉告上海安亭澳丽这一购房行为合规合法。

首先是企业性质——外商独资企业,在国内买房是否有约束?梁斌等人坚持以为,外资企业购买房产需求经过相关部分批阅,他们质疑的根据是——《关于标准房地产商场外资准入和处理的定见》(建住宅〔2006〕171号)文件规则,境外组织和个在境内出资购买非自用房地产,应当经有关部分同意并处理有关挂号后,方可依照核准的运营范围从事相关事务。

对此,记者了解到,住建部信访办公室也作出了书面回复,对梁斌提出的“境外组织和个人购买非自主房地产”行为作出了回答。

受访者供图

但上海安亭澳丽是一家在大陆注册的外资企业。

姑苏工业园区管委会在回函中清晰写道:“经向工商部分咨询,上海安亭澳丽注册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外国法人独资),为我国法人,非境外组织在境内建立的分支、代表组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购房企业名义向姑苏市不动产挂号中心咨询,被奉告“注册在我国的企业可以买,不限购,数量上没有约束,外资企业也可以买。”

“主要是看这个企业是不是在我国大陆注册的企业,是不是大陆工商部分批的运营执照,只需运营执照是我国大陆的,就没问题。”2018年8月16日一份电话录音中,姑苏市住建局一位陈姓作业人员重复奉告梁斌。

记者向姑苏园区管委会方面发去采访函,但到发稿并未有回应。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郭韧律师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明:“这是一家在我国境内注册的企业,买多少套都很正常。”

从梁斌供给的各类文件、回函中可以看出,两三年间,他就上海安亭澳丽企业性质、购房资历等,重复屡次向姑苏园区、姑苏市住建部分、江苏省住建厅,以及住建部等进行信访和投诉,但一直没有得到“安亭澳丽违规买房”的定论。

“您经过各种途径来投诉、咨询,从住建部分的查询看,上海安亭澳丽购买丰隆的房子,没有任何不当之处。”梁斌向记者展现的一份电话录音中,姑苏工业园区相关部分作业人员直截了当地说。

“当令”的工商信息改变

记者留意到,2019年2月,上海安亭澳丽完成了10余项工商改变,其间包含运营项目、运营范围、股东及注册资本。

据启信宝,上海安亭澳丽的运营范围从“在嘉定区某地块内从事商品房开发、建造、运营、出售,房地产中介和咨询(触及答应运营的凭答应证运营)”,改变为“房地产开发运营”。

改变后,上海安亭澳丽由上海澳丰企业处理有限公司100%持股、上海你是我兄弟澳丰则由Anting Investments Limited(上海安亭)100%持股。

图片来历:启信宝

值得注意是,上海澳丰的董事之一YIP YUON MENG MARK,也出现在丰隆城市中心的开发企业——姑苏豪城建屋置业的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一栏。

姑苏豪城建屋置业有限公司在2018年7月的改变中,负责人郭益智退出,新增“YIP YUON MENG MARK”为负责人。

那么,上海安亭澳丽与姑苏豪奇怪!奥秘外企贱价狂扫姑苏园区143套住所城建屋置业是否涉嫌捂盘惜售?

郭韧以为,是否捂盘惜售应从各方面进行调查,比方企业是否经过在建方法延迟时刻以到达囤地惜售意图、是否经过延迟拿预售证答应证方法拉长出售周期、是否存在大幅度进步开盘价格、是否存在谎报楼盘现已悉数卖出,而企业和企业处理团队存在重合,即便可以证明,也无法直接确定该企业存在捂盘惜售。

一家企业一次性“团购”某楼盘一半以上房源,又曾因失联而登上反常经名录;曾企图出售143套房子,又因商场监督部分的介入而中止,终究这家企业改变了运营范围,是否意味着143套房仍将进入商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经过各种途径,但一直无法联络上这家奥秘企业。对此,记者将继续重视事情开展。

(出于维护记者人身安全考虑,本稿署名为记者化名。)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