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高速公路跑出中国加速度

admin 2019-09-16 303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一个国家富强起来有很多标志,但毋庸置疑的是,高速公路里程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窗口。

  中国机动化浪潮促高速公路跨越式发展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牙齿松动里。”用李白的《上李邕》中这两句诗来形容中国高速公路的发展再适合不过了。

  “到2018年末,高速公路总里程14.3万公里,年均增长25.8%,总里程居世界第一位。国家高速公路形成了‘首都连接省会、省会彼此相通,连接主要地市、覆盖重要县市’的骨架形态。”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政策管理室副主任李玉涛博士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新中国成立之初,能通车的公路仅8.08万公里,大多数质量低,技术水高速公路跑出中国加速度平差,有很高比例是未铺路面的土路。在1988年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开通之前,在中国公路网上出行困难重重。总体上可以概括为公路运输效率低、成本高、事故多。

  据李玉涛介绍,截至2018年末,全国公路总里程达到485万公里,是1949年的60.0倍,年均增长6.1%;公路密度达到50.5公里/百平方公里,每百平方公里公路密度提高了49.6公里。其中,农村公路里程达到404万公里,通硬化路乡镇和建制村分别达到99.6%和99.5%,全国农村地区有99.9%的户所在自然村通公路。

  对此,世界银行曾这样评价:“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建成如此大规模的高速公路网。”

  作为公路领域的专家,李玉涛参与了多项国家重大交通政策和规划的研究。对新中国成立70年来公路尤其是高速公路取得的成就,李玉涛感慨良多,他向记者谈了以下三个感受。

  第一,出行范围的扩大。路网的完善促进了人们出行范围的扩大。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人们会使用更快的交通方式出行,去更远的地方。随着自驾车时代的到来,公路已成为消费升级和个性出行的重要基础保障。

  第二,运输物流和即时生产都加速。行驶时间、距高速公路跑出中国加速度离和车辆运行成本的降低为消费者和生产商节约了大量资源。货物的即时配送使制造商和经销商在少量库存的情况下能够更快速地应付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

  电子商务和网购已成为今天百姓日常生活消费内容,这离不开高效的运输服务和基础设施,而公路在综合运输体系中具有基础性地位。

  第三,促进就业和收入。公路联通促进旅游和产业,对地方就业和收入的意义。农产品运输主要使用的是公路运输。过去很多农村地区受限于落后的公路设施,农产品丰收了却未必能及时运输出去,很多甚至腐烂在地里。因此,“要想富、先修路”还是有道理的。农村公路在脱贫攻坚战中具有重要地位。

  “公路交通运输尤其是高速公路是整个交通运输业中既活跃又发展快速的组成部分,通过促进人和货物的移动支撑贸易增长,发展专业化经济,为知识技能传播和生产率提升创造条件,需要强调的是,中国高速公路的跨越式发展顺应了中国的机动化浪潮。”李玉涛表示。

  高速公路是交通强国的“标配”

  交通,是一个国家得以运行和发展的基础之一。特别是对于有着96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来说,交通更是联系生产与消费、促进发展必不可少的条件。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2018年公路全年完成营业性客运量136.72亿人,比上年下降6.2%,旅客周转量9279.68亿人公里,下降5.0%。完成货运量395.69亿吨,增长7.3%,货物周转量71249.21亿吨公里,增长6.7%。 在李玉涛看来,公路尤其是高速公路为国民经济发挥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发挥了对新型城镇化的支撑和引领作用。公路尤其是高高速公路跑出中国加速度速公路使得我国农村与城市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了。我国城市群和都市圈中高速化的交通网和1小时经济圈建设是从高速公路起步的。

  例如,东部沿海大通道苏通大桥和杭州湾大桥通车后,将长三角、环渤海区域、珠三角三个我国最发达的经济区域连通起来。杭州湾跨海大桥的修建不仅促进了当地从交通末梢到交通枢纽的飞跃,更通过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汇聚和扩散,影响了经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促进了苏浙沪经济圈发展。舟山连岛工程使舟山本岛与陆地连通,不但融入了长三角都市圈,还成为了首个以海洋经济为主题的国家级新区

  第二,产业集聚和国土开发。从技术经济要求来说,公路建设远比铁路简单,其所受地形和地质的限制也比较少。公路建筑人员和汽车驾驶、维修人员的训练成长也比较容易。因此,公路交通常常是开发新地区的先驱,所谓“公路修到哪里,市场和投资就到哪里”就是这个道理。收费公路之所以最先出现在广东,是基于当时招商引资的现实需求。在新疆等西部地区,公路的发展带动了沿线的国土开发,昔日的荒芜戈壁滩变成了绿色覆盖的耕地。

  第三,服务和改善民生。首先,高速公路通过城乡间时间距离的拉近,改善了沿线的居民出行条件,使其能更方便地接受政府、医疗卫生、教育、金融等系统提供的服务,从而也改善了沿线地区的医疗保健条件和教育条件,扩展了居民就业和居住的自由度,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其次,助力扶贫脱贫。“十二五”期间,投入车购税资金超过5500亿元支持交通扶贫建设,集中连片特困地区83.8%的县城通二级及以上公路,86.2%的建制村实现通硬化路。再次,有效应对突发事件。在汶川、玉树等地震灾害和南方雨雪冰冻灾害中,交通运输救援队伍第一时间抢通救灾“生命线”,为抢救生命赢得宝贵时间。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建设交通强国的重大部署。中国将分两步实现交通强国战略目标:第一步,2020年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强国,使中国进入世界交通强国的行列。第二步,2036年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交通强国,使中国进入世界交通强国的前列。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出席2018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时表示,中国交通运输发展规模总量虽然大,但是结构还不优,运输服务水平、交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同世界交通强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离人民满意的标准还有很大差距。

  “要想实现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建设交通强国的目标,未来,高速公路要从数量规模的扩张转向高质量发展。”李玉涛表示。

  为了使我国高速公路发展继续为国民经济发展发挥基础性作用,李玉涛提出了以下三点建议。

  第一,建设投资要突出补短板。革命老区、名族地区、边疆地区和困难地区等特殊类型地区的路网亟须发展完善。同时要高度重视高速公路服务区的完善。因为服务区是公路交通与产业融合发展的窗口和载体。未来要紧紧依托服务区,推进交通与物流、旅游休闲等产业融合发展,探索小城镇新增长点。

  第二,突出维护和资产管理。建设是发展,维护也是发展,而且是可持续发展。公路发展需要突出维护和资产管理,重点放在网络运营、终身管理和服务供应方面,需要探索资产管理的新方法、利用好存量资产以实现长期可持续融资,提高公路设施应对灾害的韧性能力。

  第三,提高技术水平。做好撤销省界高速公路跑出中国加速度收费站和推广ETC技术工作,紧密跟踪无人驾驶等新技术对基础设施的影响,利用好技术推动绿色和提高安全水平。

  “要想富,先修路”,公路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高速公路更是一种具有特别高速公路跑出中国加速度重要政治和经济意义的公路。未来,在党中央领导下,我们一定能够谱写交通强国新乐章,让高速公路发展继续跑出加速度,让14亿中国人民享有更加便捷、舒适的交通。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责任编辑:DF512)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